药店销售处方药该如何两全?

  医药网4月24日讯 近日,云南电视台都市频道播出的节目《没有处方在药店不能买处方药了?市民意见大》引起业内热议。根据云南电视台都市频道的报道,以往在药店就能买到的阿莫西林、胰岛素等常用药,如果没有医生处方全都不能买了。无奈之下,市民只得到医院排起长龙等待医生开处方,拿到处方后方能买到药品。按照目前的规定,药店无处方便不能销售处方药,但药店获得处方很难。这让药店和购药者都颇感不便。究竟,处方药在药店该怎么卖,才能够既保证用药安全又使患者感受到便捷,还值得摸索研究。
 
  处方外流为谁而流?
 
  事实上,云南省出现的没有处方不能在药店购药的情况,如今在全国各省份已经演变成了一个普遍现象,导致公众为了能够在药店买到处方药,不得不去
排起长队。在就医本就紧张的环境下,这不仅增加了患者的时间和交通成本,对于一些长期服用急救药又行动不便的患者来说,还容易贻误治疗。
 
  和而咨询创始人刘纯一便针对此事发表了自己的看法。他表示,要用普遍来形容云南这种现象也可以,但其实很多地方
购药还是很方便的。中国药店分类管理长时间以来形同虚设,加之药店遍地开花的便利店模式,使得民众买药太过方便,多数人都意识不到过于便利带来的危害。中国药店行业的现状是药店非专业化,多数药店并没有承接处方药调剂业务的能力。其实,开放民营医院卖药和药店分类管理一定程度上就是为了解决药店专业能力不足的问题。未来真正有希望承接处方药调剂业务的,只能是药诊一体化的规模化药店。
 
  处方获得难和无处方不能销售处方药,让药店陷入了尴尬境地。面对着既要保证用药安全又要让患者便捷购药的两难问题,降药价网创始人卫柏兴表示,原则上来说,药店签约社区的家庭医生就可以解决这个问题,不过个人曾调研过,社区诊所的药不全,同样的一款药甚至高于药店的价格。所以,个人建议,慢性病患者可以到社区诊所开具处方,然后到药店买药;而对于那些行动不方便的患者,药店可以在一定范围内提供上门送药服务,这个功能大部分药店也有。
 
  对于云南的现象,有业内观点认为,没有处方不能销售处方药,确实是考虑到
安全角度出台的政策,药店对此理解,也在一定程度上规避了药店自身的经营风险。要想处方外流到药店,需要医院、药店、监管部门及公众之间的一系列配合。此观点看上去有一定的道理,但刘纯一指出了关键问题所在。
 
  他说:“处方外流到底是为谁而外流?为什么要外流?外流的利益点在哪里?药品归根结底是为医疗目标服务的工具,无论以何种形式何种路径来实现处方药调剂,患者才是根本利益者。无论是药店还是医疗机构,要分羹处方药市场,关键要靠自身的价值体现。现在医院没有处方外流的动力,多数就诊患者也没有动力,不要指望靠一个零加成政策就能够把处方外流了。”
 
  可以说,处方外流近年来一直是业内关注的一个热点。DTP药房、处方共享平台、互联网医院等的出现,都被认为是处方外流时代的到来,但从实质来说,这些都不是真正意义上的处方外流,都还面临着各种问题。对于呼吁多年的处方外流难以真正实现的原因,上述两位专家也发表了自己的见解。
 
  卫柏兴认为有两点原因。第一,接连出现的疫苗事件使得药品主管单位不得不收紧相关的药品政策。若是没有疫苗事件的出现,说不定“互联网+
”早已实现。第二,药品主管单位互联网人才缺乏。在这样的情况之下,若是许可“互联网+医药”实行,之后市场势必迎来井喷式发展,这就会导致药品主管单位在药品安全上很难进行有效的监管和监测。
 
  刘纯一则说道,DTP药房是非常专业化的领域,且局限于肿瘤等少数专业高值药品,目前所谓的泛DTP其实只是应对进院压力的院外销售;处方共享平台理论上可以成为处方外流通路,但最终还是要面临外流驱动力的问题,尤其是在患者层面。处方外流也好,医药分业也罢,都只是可选路径之一而不是目标。
 
  慢病市场成药店突破方向
 
  今年的央视“3·15”晚会报道了某药房工作人员因无处方便向记者推销血塞通片和苯磺酸氨氯地平片两款处方药,并表示不需要拿医生的处方。二十多家药店的这种类似现象被直接曝光在全国公众面前,引起相关部门的重视。在央视“3·15”曝光之后,不只云南,全国多地的药店在患者没有处方的情况下,是任何处方药都不敢再卖了,否则面临的可能就是直接被吊销经营许可证的处罚。
 
  如今,全国药店已经进入集中整治期,以往药店“打擦边球”卖处方药的行为已经无所遁形。但因为过去很长一段时间,购买慢病用药很少要求出具处方,导致很多消费者吐槽药店经营的死板。对此,多数药店人也极为无奈,卖处方药会被查,不卖顾客又不理解,特别是遇到一些急救用药的患者,一旦出现什么情况,有可能还会被患者投诉。
 
  在这样的情况之下,药店该如何自处?卫柏兴建议,药店与互联网医生合作开展远程诊疗加电子处方不失为一个好办法,但目前这个办法游走在政策边缘,不被国家药监局认可,具有一定的风险。所以,最好的办法还是与社区医生有偿签约,如果处方药销售需求大,药店可以考虑聘用全科医生(相对成本就会增加不少)。
 
  刘纯一则表示,央视是讲政治的地方,“3·15”曝光往往是配合国家层面政策走向。药店分类管理、开放民营医院和商超的药品零售、未来公立医院药事服务费的设立、基层医疗机构慢病管理的政策倾斜,再加上执业药师挂证的终结,必将改变药店业“小散乱”的现状。药店发展应当尽快摒弃追求门店数量的粗放式发展,转向专业化、规模化、药诊一体化、多业态发展模式。
 
  为了缓解现阶段药店与慢性病患者的“尴尬”局面,一些省份已开始采取长期处方的方式。事实上,“慢病长处方”制度由来已久,且已在湖北、山西、上海、浙江、西安等多地施行,并有全国推广之势。在如今零售药店各项政策频出且趋严的情况下,卫柏兴认为,“慢病长处方”对于慢性病患者来说的确是个好政策,希望这个政策后续能在全国推广实施。这对于药店来说的确是一个发展机遇。
 
  刘纯一却说道:“慢病长处方仍需要解决好处方来源和处方药调剂专业能力的问题。药店要发展处方药业务,慢病管理是不得不紧紧抓住的市场。同时,药店要重视慢病人群的增值服务拓展。”
 
  近两年,处方药零售领域动作频繁,不仅国家政策越来越关注,各路资本也纷纷加速在这个领域布局,意在抢占处方药零售市场的放量先机,其中以常见慢性病用药为主的处方药,如高血压、高血脂、糖尿病、冠心病、男科慢性病、老年骨质疏松等用药,成为药店布局的热门。刘纯一表示,的确,近年来众多处方药
,尤其是领军企业,开始涉足零售市场,而药店业对院边店的布局也已经呈白热化的竞争态势。糖尿病、心血管、脑血管、呼吸、消化等领域的处方药产品尤其受关注。连锁药店在与药企合作中,应该更加注重选择在专业体系建设方面有一定互补性的企业,完善产品结构、增强服务能力。
 
  面对各路资本的抢滩,连锁药店若想保住席位,势必要寻求新突破。卫柏兴对此给出了自己的建议:“连锁药店未来的突破方向一定是要拥有自己的医生团队,签约社区医生、全科医生甚至乡村医生,做到对基础病、常见病等可医可药。由于长年在基层,这些医生对于常见病诊断用药实践技能不低于三甲医生。”

更多精彩报道,尽在https://lanlost.com